_NN_1313

紳士,需要用從容表達——Aston Martin Rapide S

_NN_1313

阿斯頓馬丁Rapide S的產品總監Ian Minards說過:“任何一輛了不起的跑車,它的心臟都是一臺卓越的發動機,沒有什么能比得上阿斯頓馬丁的V12?!憋@然這樣說是有點賣花贊花香的成分,但我們不得不承認V12發動機在汽車工業巨輪的地位,我不知道這條巨輪會在哪一天就淘汰V12發動機這個極具象征意義的工業藝術品,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在青春年華之時還能夠品味V12發動機的精髓,這已經足夠了,得不到的永遠是最美好的,這是在Rapide S身上體現非常深刻的一種感受,我相信到V12發動機消失的那天,我還能夠在我的兒孫面前嚷嚷道來與這位“紳士”相處的短短一天時間。

淡然,從容幾乎是全部

_NN_1330

Rapide S對于阿斯頓馬丁來說是奢華紳士的象征,用上頂尖的V12發動機是鐵定的事情,但另一方面阿斯頓馬丁又確定了使用奔馳AMG提供的V8渦輪增壓發動機,也就是說或者以后我們再也看不到阿斯頓馬丁身上的V12發動機了,當然這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假如你真的是多金的土豪,又介意性能表現略遜,只在乎精神上的享受的話,V12發動機的Rapide S或者適合談情懷的你。要知道跟Rapide S談性能簡直是“天方夜譚”,定位于四門跑車的Rapide S似乎并不愿意與對手進行硬碰硬的過招,裝備V12發動機的它就是這樣的特立獨行的存在著,它沒有Panamera的那么嚴謹,也沒有Quattroporte的凌厲,但它身上卻有著一份尊崇的皇家氣息,雖然從一個試車人的角度,我可以忽略不計它的血統,直接評價它的機械造詣,但Rapide S的獨特定位產生的氣場還是能夠獲得眾人尊敬的。它不需要大張旗鼓宣言自己有多么雄厚的實力,你只需要用心去感受足矣,Rapide S就是這樣一輛讓人敬畏的四門跑車。

_NN_1337

雖然說我對Rapide S是有著一份獨特的情感,但這份獨特的情感卻伴著一絲的愛恨交纏,畢竟它相對無趣的駕駛特性不太適合在城市中穿梭,廣深往返的高速路上也只用到其小部分的動力,簡直就是困獸斗一樣難受,V12發動機天生的重量也讓Rapide S車頭靈活性有所下降,雖然指向性依然理想,但依然不能彌補天生的劣勢。更多時候我會選擇豪華品牌的入門運動房車,但V12發動機深厚的功力又讓我難離難舍,或者日常我只用到這臺發動機的三成功力,但其從容的氣度絕對不是那些入門運動房車的小排量渦輪增壓發動機可以輕松達到的。一臺2.0T的渦輪增壓發動機能夠輕松壓榨出400Nm的驚人扭力,但始終達不到12個氣缸綿密順滑工作下迸發出620Nm的從容氣度,腳下油門的響應幾乎是隨心所欲的,也不需要降檔的動作就能獲得相當可觀的加速力度,558匹的最大馬力就如大隱隱于市那般推動著接近2噸的車身“輕快”前進,百公里加速4.9秒和620Nm的峰值扭矩此時對于我來說都不再重要,我要做的只有告訴自己方向盤前運轉的是一臺V12發動機,12個氣缸在有序地為我服務。雖然我這樣說對于Rapide S來說過于普通,但我想表達的是駕馭Rapide S并不適合用盡全力像與速度機器相處那樣做搏斗,無論是懸掛對路面的信息反饋還是方向盤與駕駛者之間的交流,都是讓人感覺如此“舒服”得平易近人,它不是冷冰冰的速度機器說帶來的速度激情,而是一種紳士坦然低調而又身手不凡的安全感,就像007的邦德一樣,內功深厚的紳士大概如此?;蛘呤俏疫€年少氣盛,Rapide S的這種沉穩的紳士表達,并不能夠獲得我的芳心,或許二十年后的我會欣賞當中的韻味。

紳士的怒吼

開篇-02

觸摸著包裹Bridge of Weir皮革的方向盤,行駛在繁忙的廣深高速上,Rapide S就像普通阿斯頓馬丁其他車型一樣能夠輕松吸引過往駕駛員的目光。雖然方向盤未如正統跑車來得粗壯有握感,但跑車氛圍的營造依然是阿斯頓馬丁的強項。來回廣深的路上,我只打開過Rapide S的多媒體系統一次,而且在幾分鐘之后,我果斷就把它關閉了,一是由于Rapide S的路噪并不小,發動機的聲音更動聽,二是由于這個系統的實用性真的不敢恭維,全英文的界面不說,我完全跟不上菜單的邏輯才是正事。不過Rapide S依然向我證明了向市場低頭不一定意味摒棄原則的硬道理,畢竟它依然擁有著一臺6.0L的V12發動機,巡航時低悶聲音自然成為旅途的最佳配樂。什么貝多芬交響曲此時都顯得軟弱無力,V12發動機吟唱的天籟之聲絕對不是這么平淡,左手不經意撥動降檔撥片,發動機響應迅速,發出既不會高亢得讓人神經緊繃的聲音,但卻能夠彰顯聲勢以宣示實力,猶如男中音歌唱家保持足夠厚度的和音,好聽并不刺耳,極具穿透力卻讓人輕松自在欣賞,這種交響樂般的引擎聲浪,可以讓你從低轉時厚實的低音到高轉的雄渾中高音轉換,還要告訴你隧道是最佳的聆聽地點,假如還嫌棄我對其發動機聲音形容得不夠細膩,你可以到官網上聆聽,相當具有聽覺沖擊力。它就是這樣簡單的不需要復雜的賽道、運動模式,只有一個簡單的“Sport”按鈕,傳統的排擋桿也被幾顆按鈕所代替,簡單從容地表達英倫風采的運動。

_NN_1360

雖然Rapide S的旗艦跑車地位已經被最新的限量產品Lagonda Taraf所取代,但Lagonda Taraf的遙不可及只能夠讓我們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市場層面依舊由Rapide S來承擔,順道說一句,去年Rapide S的上牌量居然超過了100輛,直逼雷克薩斯LS的上牌量,這相當讓我驚訝,人間正道是滄桑,看來Rapide S已經挑起了阿斯頓馬丁在中國市場的擔子,只是我并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理解與欣賞它身上的魅力,但無論怎樣,它依然是阿斯頓馬丁精雕細琢的四門跑車,也是阿斯頓馬丁裝備V12發動機最輝煌年代的產物。相比于超跑級別的法拉利和蘭博基尼,Rapide S在性能上并沒有優勢,但它要表達的并不是性能的強悍,而是一種獨特的優雅和高貴,對于這樣一款高性能四門跑車而言,它的存在就是一種意義。阿斯頓馬丁的首席執行官Ulrich Bez博士曾經說過:“Rapide是世界上唯一一款真正的四門豪華跑車,它獨創性將奢華、風尚和運動激情融入到阿斯頓馬丁靈動、圓潤的輪廓設計當中。無與倫比的車身比例結合迷人優雅的外形,于我而言,Rapide S是世界上最美的四門跑車?!币惶煜聛淼南嗵?,我確實被Rapide S身上的美所吸引,我坦言我沒有真正駕馭過裝備V12發動機的法拉利和蘭博基尼,或者說我并沒有真正實力去發揮這些賽道機器的潛能,但對于阿斯頓馬丁的Rapide S,我認為日常駕駛的感受已經足夠讓我去欣賞它的美,因為它讓我認識到V12機器其實并不是那么遙不可及。

_NN_1308副本

當我要交還Rapide S的鑰匙,那種說不出的感覺就像逝去的初戀一樣,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卻依然逃不過現實的煎熬,我會懷念Rapide S出現過在我的生活里,雖然我沒有真正愛過這輛車,但從未如此長時間與一輛V12發動機的四門跑車相處,每一腳的油門的從容氣度和每一寸真皮包裹的匠心獨運都是其意氣風發的氣場,雖然未愛過,但Rapide S依然能夠俘虜我的心。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